關於我們

我們的理想和目標

OEOO “唯一地球,唯一海洋”是一個致力於環保的機構,我們專注於海水及海岸環境的保護。

OEOO為自己設定的目標是:開發及實行一個概念;一個可以為全球水域清除塑膠,油污,和染物的概念。

在一個多階段的“海洋垃圾清潔計劃”中,塑膠廢物會被特製的船隻回收並轉化成燃油。 1噸的塑膠垃圾可轉換成約900升的燃油

另外,本機構同時參與了石油淨化技術及塑膠微粒的研究,教育,與記錄及文件編制,希望無論從國內還是國際上能夠引起人類對垃圾,特別是塑膠垃圾處理的關注。

於2018年,OEOO正式成為聯合國“CleanSeas”(清潔海洋)運動的官方合作夥伴。聯合國於2017年2月發起CleanSeas運動,目的是呼籲政府,大眾,文明社會,及私營機構參與清潔海上垃圾,防止垃圾氾濫。

 

    3749
  • 海洋垃圾清理計劃

    於2016年秋,海牛——一艘特製的雙體船正式為OEOO服務,主要負責收集塑膠廢物。

  • 海牛的亞洲之旅

    從2018年1月開始,海牛在香港運作半年。亞洲是全球塑膠污染最嚴重的水域。

  • 海倉鼠在柬埔寨

    2018年春,OEOO會與Thuringian-Cambodia Society及COMPED (柬埔寨教育及廢料管理機構)合作,進行清理及環保教育等工作。我們將使用嶄新的海倉鼠清理已被嚴重污染的桑卡河, 並提供各種培訓提高當地大眾對海洋污染問題的認知。

  • Projektentwicklung Recyclingschiff SeeElefant

    Seit Anfang 2018 arbeitet ein Team aus Schiffskonstrukteuren, Anlagentechnikern Umwelttechnikern und Projektentwicklern in Kiel an der planerischen Umsetzung des ersten SeeElefanten.

  • 與船公司合作,合力做出塑膠微粒污染圖

    為了方便日後研究塑膠微粒中期至長期對人類及動物的影響,OEOO將會設立一個資料庫來記錄世界各地的海洋污染程度。

  • 國際海洋垃圾資料庫

    如今,雖然不同水域被各種(塑膠)垃圾污染,但其實對科學研究極為重要。

  • 於2017年尼日利亞的國際油污淨化項目

    尼日爾三角洲是非洲石油資源最豐富的地方,但當地經常受到因周邊生產設施及油管輸送時漏油的威脅,以致造成極大的污染。

創立/歷史

Gunther Bonin,前慕尼克資訊科技企業家,同時還是一位熱衷航海的水手。縱使他到了偏遠的地方航海旅遊,也同樣受到不斷增加的海上塑膠垃圾的困擾。

 

根據他自身的研究,塑膠垃圾僅被選擇性地探討,以及當時暫無科技技術將海中塑膠轉變成有用物料或能量。於是,他決定把自己的資訊科技公司暫停,全心致力於解決這全球性的問題。在2011年,他創立了“唯一地球,唯一海洋”,總部位於慕尼黑,由一批海洋生物學家及專家組成,如Thomas Hahn,他協助了在BMW Oracle舉辦的美洲杯帆船賽;Michael Lingenfelder,金屬架構師;以及其他志願者一起構思“海洋垃圾清潔”概念。

 

 



 

與此同時,OEOO擴闊了它的專注點,致力於將油污和化學物質從水中隔離。

海倉鼠的初形於2012年以被使用,負責清理內陸水域及波羅的海的垃圾

海牛初形則於2015年6月被使用,負責較大的海岸港口的垃圾清理。

經過3年的籌款和試驗實施,終於,在2016年秋,在德國呂貝克的一家船廠正式開啟運作。海牛也從2017到現在2018年在全球使用。 2016年,OEOO也在德國慕尼黑成立辦公室。

嘉獎

2013

OEOO因“海洋垃圾清潔”概念而榮獲具有聲望的GreenTac Award 2013。

GreenTac Award是歐洲最大的環保與經濟獎項,每年會在不同領域頒授給當中最創新的綠化產品,工程,及環保科技。

2016

海牛被Bundespreis Ecodesign提名 ——這是德國對生態平衡領域的最高獎項。當時陪審團在350份提交中提名26份,當中包括海牛。此獎項每年會由聯邦政府環境局頒發給擁有傑出環保效率,創新方法,及高品質設計的產品,服務,和概念

2017

從2015年開始,OEOO與DEUREX合作開發PURE棉,幫助尼日利亞處理油污。此發明獲得了歐洲創意獎的殊榮, 並於2017年在威尼斯受獎。 歐洲專利局每年頒發此獎予傑出發明的機構。 OEOO在當中也曾被引用和提及。

 

 

2018

2018年榮獲‘海洋貢獻’提名。此獎項是由摩納哥基金會和德國海洋基金會共同主理,阿爾伯特二世王子頒發,主要嘉獎於對海洋管理最有創意及可行性概念的機構或個體。

我們的團隊

除了OEOO創辦人Gunther Bonin先生以及在慕尼克和德國北部的核心成員之外,組織內也包括了一些重要的成員, 積極以各種方式輔助我們改進概念,幫助集資。

Dr. Rüdiger Stöhr

ruediger(at)oneearth-oneocean(dot)de

來自基爾的微生物學家/生物科技及生物學教授,2012年加入


加入OEOO的原因

當Gunther先生與我在基爾的港口望著藍天深談,我們立即便明白大家志同道合。從小型合作項目如“Jugend Forscht”,塑膠微粒觀察,PURE棉,塑膠過濾器等,一切都是我所熱衷於的項目。

負責的範圍

作為OEOO的一名在職員工,我負責各種各類跟塑膠微粒有關的項目,包括舉行講座,工作室實驗,及給予實習機會。我很希望跟對塑膠微粒有研究意向的機構合作。

Bettina Kelm

bettina(at)oneearth-oneocean(dot)de

環保教育家,OEOO的榮譽成員,2013年加入


加入OEOO的原因

我是一個撰稿記者,撰寫有關旅遊與自然環境的文章,我生活在巴伐利亞的比希爾。在2010年,我去了巴拿馬海灣,看到海龜如何被塑膠垃圾影響生活,那個場面令我震驚,我立即為海上塑膠問題摘寫一篇詳盡的文章。於2012年,我遇到Bonin先生以及他的“海洋垃圾清潔”概念。同時,我在巴拿馬報導會中以圖文並茂的形式進行了一場有關塑膠廢物的演講。

負責的範圍

由2013年開始,我在德國全國各地為學校及環保局教育活動進行演說,(話題集中在巴伐利亞),我根據不同的觀眾年齡或專業程度,將演說內容隨之改變。演說的內容從巴拿馬對開的太平洋海域延伸至全球的狀況,包括飽受污染的德國海域。

Frank Brodmerkel

frank(at)oneearth-oneocean(dot)de

通訊專家,來自慕尼黑,2012年加入


加入OEOO的原因

6年前我在報章中閱讀了有關OEOO的報導,我事不宜遲地向Bonin先生提出援手。塑膠廢物是近年最影響社會的問題之一,但紙上談兵是無補於事的,實踐最為重要!

負責的範圍

在OEOO,我負責透過新聞及公關協助此組織的成長,包括撰寫推廣給有興趣意向的團體,同時更新進度給成員。我同時也負責OEOO的網站,希望籍此提高外界的關注度及吸納新成員

Dr. Claudia Klein

claudia(dot)klein(at)oneearth-oneocean(dot)de

自由撰稿家記者,來自柏林,2018年加入


加入OEOO的原因

塑膠不僅僅是屬於海洋問題!我不想看到美麗的地球被垃圾殘害到奄奄一息。雖然柏林不在海邊,但我們也必須採取行動拯救地球!

負責的範圍

身為發言人,我會在演講,訪問,會談,及記者會上協助Bonin先生。我也會與Brodmerkel先生合作,提高公眾對機構的關注

Birgit Westermayr

birgit(at)oneearth-oneocean(dot)de

Mitglied der ersten Stunde bei OEOO.


Warum Mitglied bei OEOO

Weil Plastik in der Umwelt nichts verloren hat. Sauberes Wasser, saubere Nahrung und eine funktionierende Sauerstoffproduktion sind für uns alle von zentraler Bedeutung.

Aufgabenbereich bei OEOO

Ich unterstütze den Verein und allen voran Günther Bonin bei der Verwaltung, Buchhaltung und Mitgliederbetreuung.

Lennart Rölz

lennart(dot)roelz(at)oneearth-oneocean(dot)de

28歲,造船工程師及海上技師,2015年加入


加入OEOO的原因

我在旅遊途中經常遇到有關海洋塑膠垃圾的問題。當我在斯里蘭卡潛水時,我體會到人類如何粗莽地處理塑膠廢料,那一刻我決心:這必須停止,我要為海洋塑膠處理出力。

我有幸遇見了Bonin先生, 並後來加入了

負責的範圍

造船是我的專業,保護大自然則是我的理想。 OEOO的海洋垃圾清潔計劃雙方面也完美地滿足了我。

我的職責是為海象進行技術層面的規劃,直至正式使用為止。關鍵是要在船內綜合一個完整的分類,循環再造,及潤滑系統

 

Erich Groever

61歲,食物及環境科技工程師,一所主打廢物和環境工程公司的雇主,2013年加入


加入OEOO的原因

於2013年,在第一艘海倉鼠的試驗中,我偶遇Bonin先生。他的熱誠與對“清潔海洋計劃”充滿了見解和說服力,我立即被他打動了。海洋污染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我們絕不能輕視!因此我加入OEOO,希望合力找出解決方案。

負責的範圍

環境垃圾管理是我的專業,也是我的使命。我聽取Bonin收集塑膠垃圾的概念後,立刻使用我的專業知識並加以改良。我最大的關注點是如何為OEOO做出一個最環保及最合乎經濟效益的方法,以致塑膠垃圾再次變得有用。

Holger Borchert

hborchert(at)oneearth-oneocean(dot)de

香港的獨立企業家,負責OEOO的亞洲事務,2016年加入


加入OEOO的原因

於2016年春,我在慕尼黑的GATE參加一項活動,就是那個時候,我接觸到Bonin先生與OEOO。我不久就領悟到OEOO需要我在香港的推廣,以達成我們的理想目標。

負責的範圍

我在香港設立了OEOO亞洲分部,專門處理OEOO的亞洲事務。我在香港見證了“海牛”在亞洲的第一次下海運作,我也參與規劃“海象”在亞洲的使用。

Bernhard Herbst

herbst(at)oneearth-oneocean(dot)de

60歲,來自德國的伍珀塔爾,致力於尋找贊助商,2016年加入


加入OEOO的原因

我在1975年已認識Bonin先生,我們是學校同學。我們都喜歡音樂,我們從未間斷聯繫,經常一起參加音樂活動及合作項目。在一次同學會中,我們討論到OEOO及海倉鼠,這概念和行動說服了我加入組織並全力以赴. 我的座右銘是Willy Brandt所說的:生活自有天意,但是你可貢獻新元素以完善生命。

負責的範圍

我負責解決OEOO那一浪接一浪的財政挑戰。不斷搜尋及聯繫贊助商,以達到維持營運及向大眾推廣理念的共同目標。這也是我這個“金發的維京人”離開OEOO網上平台的原因,希望在實幹中協助海洋垃圾清潔計劃早日實現願景。

Emmanuel Duru

emmanuel(at)oneearth-oneocean(dot)de

36歲,來自尼日利亞,化學與環保工程師,慕尼黑理工大學科學系碩士,2015年加入


加入OEOO的原因

我就讀慕尼黑理工大學時已接觸並獲得國際上有關油污處理的專業經驗。我了解尼日利亞的狀況,並非常樂意為OEOO提供直接協助,也同時希望可以為我的家園作出相應的貢獻。

負責的範圍

我負責尼日利亞水域的清潔項目。自從2015年,我以代表OEOO數次在尼日利亞使用PURE棉舉辦清潔活動,同時希望博取政治團體及非政府組織的支持。

Pressespiegel

Lesen Sie hier die aktuelle Medienberichterstattung über One Earth – One Ocean:

支持我們!

您喜歡我們的環保項目和行動嗎? 那麼請支持我們作為會員與您的年度補貼或捐贈。

我想支持 !

© COPYRIGHT 2018, ONE EARTH- ONE OCEAN e.V.